“唯瑜伽”突然关店,消费者无处退费上海3家唯

见习记者  陈 泉

近日,上海3家“唯瑜伽”健身会所停止营业,多位消费者预存的会员卡无处退费,连瑜伽老师的工资也拖欠未发。一名来自印度的瑜伽老师称,他3个月被拖欠了近10万元的工资。

该企业在其品牌介绍中,自称是中国最大瑜伽健身连锁机构,但记者发现,全国多地有不少“唯瑜伽”健身会所跑路,该公司也有多起诉讼缠身。

投诉——

会员卡退费该向谁要

今年1月初,窦女士发现徐汇区的“唯瑜伽”门店在没有任何事先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停止了营业。作为该健身会所的终身会员,窦女士表示难以理解:“我办卡的会员费,该向谁讨回?”

早在2012年,窦女士就曾在“唯瑜伽”购买过一年的课程,但是由于工作地点变更,在课程结束之后,窦女士并没有选择续费。直到2017年7月,窦女士回到原来的上班地点后,仍然希望继续学习瑜伽课程,在与之前认识的销售人员联系后,窦女士决定办理一张“唯瑜伽”终身卡,总共花费9345元,包含3年的免费瑜伽课程。

“当时看到办卡很划算,而且3年后再续费每年只要800多元,‘唯瑜伽’也是一个老品牌了,所以当时没怎么犹豫就签订了合同,从2017年到现在,我大概只上过30多节课。”窦小姐说。

另一位唯瑜伽的终身会员李小姐告诉记者,她在去年12月办了卡后,还购买了私教课程,总共花费15000余元,但是一节课都没上,就得知了唯瑜伽停业的消息。李小姐说:“不止是我们消费者,一些工作人员以及瑜伽老师的工资也有拖欠的情况。”

4月17日,记者联系到唯瑜伽一位外籍授课老师,这位来自印度的小布老师说:“我有3个月的工资没有收到,总共是96000元。根据合同规定,我每月上80节课,多出来的课程费用另算,每个月大概还有1万余元的加班费同样没有收到。”

据了解,这位来自印度的小布老师在唯瑜伽工作了近一年时间,从2018年11月开始,唯瑜伽就一直以财务出现状况等原因,迟迟没有发工资,一些员工也因此离职。

目前,窦女士以及小布老师都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调查——

所属公司涉十多起诉讼

4月17日,记者来到徐汇区辛耕路上的唯瑜伽分店,看到这栋三层楼的店门口张贴着一张通告,通告称:“因公司跟物业有些问题沟通未达成一致,故暂停营业几天,具体开课时间另行通知。”通告上的日期停留在今年1月15日。

透过门店的玻璃大门,记者看到前台的桌上还遗留了几台电脑,以及数十张摆放有序的瑜伽垫,但是玻璃门上的铁锁已经积了些许灰尘。

在某点评网站上,徐汇区唯瑜伽的门店显示“暂停营业”,另外黄浦和浦东两家分店均显示“歇业关闭”,三家门店的客服电话均无法接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唯瑜伽”所属公司为上海珞迦休闲健身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总部设于上海,在杭州、大连、沈阳等地均设有分公司,其股东是上海斯巴顿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皆为徐剑雄。

此外,记者在天眼查上搜索发现,在“司法风险”一栏,上海珞迦休闲健身有限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共有19起,包括劳动合同、房屋租赁合同以及股权转让等纠纷。更夸张的是,上海斯巴顿体育俱乐部有限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54起。

实际上,“唯瑜伽”不仅在上海出现了停业闭馆的情况。据媒体报道,从2018年开始,杭州、大连等地的“唯瑜伽”都有跑路的情况出现,导致消费者无处退费,工作人员无处讨薪,甚至还出现了健身器材被保洁公司搬走抵账等情况。

[市场监管部门]

已收到8件预付款投诉将同有关部门做好后续处置

实际上,自今年1月以来,上海唯瑜伽的消费者、工作人员便开始联系不到相关负责人。

4月17日,记者就此向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求证,工作人员回复称“唯瑜伽”所属公司确为上海珞迦休闲健身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上海市徐汇区辛耕路88号2楼。该公司于今年1月25日张贴告示,称暂停营业,开课时间再另行通知。

今年以来,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共收到消费者要求涉事单位退还健身预付款的相关投诉8件。期间,执法人员曾多次对该单位开展检查,发现均未开门经营。

经市场监督管理局联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其明确表示拒绝调解,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终止调解,并将相关处理结果告知消费者。接下来,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会同相关部门做好后续处置。